你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创新 >
我和小青年心水论坛彼此了解多少?
发布日期:2017-08-18 15:43    点击率:
 
  “妈,我和寒冰之间没有共同的志趣,也没有共同的话题。我们现在都这样子,那婚后的生活呢?我不想伤害她,更不想为难自己。妈,说实话,我已有深爱的女孩了,她同样深深爱着我。她叫诗柔,‘五一’就过来找我……!”我狠下心,说出了肺腑之言。
  
  “唉……!海心,冰儿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啊,我们一直都盼望你们早日结婚。你又不是不知道?冰儿她爸和你爸是忘年之交,现在她爸还是你爸爸公司的大股东,你忘记啦?你能进入局里当上科长不也是她爸爸鼎力相助,才能当上?做人要懂得‘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’啊!
 
”母亲苦口婆心的教诲着,企图能让我回心转意。
  
  “妈,海心知道寒冰不错,可是最好的东西并非就是最适合的。您也知道,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和她彼此了解多少?付出多少?我也知道那些大道理,可又怎样?总不能因为感激人家而撮合我们结婚吧?妈,海心一向都听你们的话,可是婚姻是我一辈子的幸福,这次我必须
 
自己做主。你们也不愿看到儿子一辈子过着不开心幸福的生活吧?”我说过我是个敢爱敢恨的人,为了我深爱的诗柔,也为了自己后大半辈子不活在没有爱的婚姻中,我要打碎枷锁,打败世俗的观念。
  
  “唉……!海心,冰儿她爸在社会上是有头有脸的人。你们要结婚消息他很多朋友现在都知道了,这突其而来的婚变叫他如何接受的了?这不让他丢尽面子吗?那我们家岂不让他的朋友当成饭余茶后品头论足的笑话?”母亲抖着瑟瑟的嘴唇,眼泪在眼眶打转。
  
  “妈,对不起。我让你们失望了,可是我真的说服不了自己去和一个不相爱的人结婚啊?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们这没有爱的婚姻能维持多久?”我的心掀起了万丈波澜,溅起无数的碎石飞花。
  
  “哈哈!我们终于盼到了这天了,海心和冰儿的婚礼我们一定要办得隆重点。”“哈哈!那是,那是!我很多商业界的朋友都收到我的邀请,到时肯定要办得隆隆重重!”……门外传来了父亲和寒冰父亲边开锁边兴高采烈的谈话。
  
  闻此言,我怔住了,一下慌了神,看了一下母亲,那一瞥让我的心隐隐作痛。母亲的鬓发何时冒出那么多的银发?额头也爬满了鱼尾纹?只见母亲擦拭掉去眼角的泪水,叹息着对我说:“你爸他们来了,你还是进房间去休息吧,免得待会惹出事来……”我愣了一下,疾步走
 
进房间,关上门,颓败地瘫卧在床上,辗转反侧,思绪万千,心乱如麻。“自古忠孝无法两全。我该怎么办?我现在该怎么做?……”我如断了线的风筝,失去了方向。
  
  忽地,我想起了诗柔。我想将突其而来的惊变告诉她,问问她能否给我出出意见。于是,我便拨通了诗柔的电话。
  
  “哇!海心,我们真是心心相印,刚要打电话给你你就打来了!知道吗?我昨晚梦到我们一起去海边游泳,坐飞艇,吃海鲜……!我现在都恨不得插上翅膀马上飞到你身边呢!对了,下午我去买了鹿茸,脑白金,洋参,想给伯母见面时的一点点心意呢,不知道适合不呢?”
 
诗柔显得特别开心,连珠泡似地乐滋滋的说道。我一听,心猛一震,多么体贴,孝顺,温柔的女孩啊!我岂能伤害她?不不不!我绝对不能伤害她,也不许任何人伤害她。
  
  攸地,我强挤出一抹笑容道:“柔,我也是特别想你,傻丫头,别太破费了,你的到来,我爸妈肯定很高兴很开心的。不好意思,今天好累啊,我想去休息一下,再见啊,啵!我爱你!”我怕再听下去再说下去,我的心会更乱更痛,便匆匆挂了电话。
  
  此后几天里,我爸的朋友都络绎来我家道贺。寒冰也来我家里吃几顿饭,可是每次的到来我两都面无表情,孤言寡语。
  
  母亲看在眼里,痛在心头。在一次饭后收拾饭碗时,母亲走路的步伐显得有点蹒跚,我不经意间一瞥,她的鬓发又钻出了很多很多银发,眼神掠过丝丝担忧与无奈。
  
 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。霎时,我的心被拨弄得生疼,鼻尖一酸,眼睛都湿润了。心里一个劲的说:“妈!孩儿不孝,让您操碎心,让您失望了。对不起,对不起!”……
  
  “五一”终于到来了,诗柔也会如约而至,但我心里清楚,一场狂风骤雨即将来临。有些人有些事还得自己去勇敢面对,果断地解决……
  
  “五一”那天,诗柔在坐飞机前就给我电话,说她坐8:00的航班,到9:45就抵达汕头机场。想到马上可以见到朝思暮想,牵肠挂肚的诗柔,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与激动,九点出头就驱车在机场守侯她了,心中的阴霾也暂时被抛在了一边。
  
  9:45分,飞机稳稳落地。我的眼睛一下就找到了诗柔——出站口,一位秀发齐肩,身穿一袭雪白色的短裙的女子,一手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,一手打着手机,眼睛焦灼的四处张望。
  
 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,突然间,我顿生一个坏点子,嘴角浮起一抹诡谲的笑容。我把手机调为震动,而后悄悄踱到她身后。
  
  诗柔连拨几次电话都没人接,焦急得来回踱步,嘴里嘀咕着:“小坏蛋,怎么不接啊?急死人家了!”我暗暗好笑,突然从后面紧紧抱住了诗柔。她吓得尖叫一声,转身发现是我,翘起粉嘟嘟的嘴唇说:“小坏蛋,刚才吓死我了!”随即一个粉拳轻柔捶打在我胸口。
  
  我含笑着定定凝望着她,呵,比视频上的人更加娇媚动人!秀美的脸儿如桃红般娇媚,眉毛又细又弯,眼睛美丽而清澈,眼眸间似乎有种水样的东西在轻快流动着。
  
  诗柔撞见我热烈的眼光,脸儿攸地红了,羞涩一笑,微微低着头。
  
  “柔,你不是说过见面后,要给我一个大大的,暖暖的拥抱,还有一个缠绵的热吻吗?”我看见她这羞涩的模样,心里乐开了花,坏笑着说。“小坏蛋,不要啦,这里人这么多,人家不好……”诗柔说着羞涩的低下头,脸上浮起一朵朵云霞。而在她的话没有讲完时我已埋下
 
头,在她的芳唇上狠狠亲了一口。然后笑着道:“好啦。今天就暂且放过你,肚子饿了吧?来,快上车,我带你去吃海鲜。”诗柔坐上车后,我便驱车直奔海门最有名气的酒店——成兴酒店。
  
  15分钟就到了。下车后诗柔自然地挽住我的臂弯,小鸟依人地把头轻斜在我肩膀,我们款款步进酒店的二楼。那高档典雅,温馨舒适的环境,让我们倍感舒心,幸福。我们选好靠窗的位置便落座。
  
  服务员笑吟吟地端来茶水,递上点菜单。我慢慢看着,便一口气点了龙虾、大闸蟹、鲍鱼、青乖鱼、赤金鱼、黄墙鱼及两道青菜,两盘香芋头含蛋,甜笋包马蹄的甜品,还有一瓶红酒。一会儿,服务员便如变魔术般端上一盘盘香喷喷,五颜六色,煮,蒸,炒做法不一的美味
 
佳肴。看着满满一桌从未品尝过色香俱美的佳肴,诗柔不住连连惊呼,眼睛里盛满喜悦,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。我含笑着不断往诗柔碗夹菜,边慢慢告诉她这些海鲜的名称与来源。我们开心笑着诉说着,把一瓶红酒也氕个见底。
  
  饭后休息小会,我们又品尝了一盘“永结同心”的水果。埋单后我们相拥着走下楼,驱车直奔大海。“轰隆隆!”刚打开车门就瞧见波澜壮阔的大海。放眼眺望,一个个巨浪正撞击在矗立与海中的礁石上,霎时,掀起万丈波澜,溅起碎石飞花。
  
  看更远处,海面上宛如被哪个亿万富翁撒上一层层金光闪闪的碎金片,那么璀璨夺目。一阵阵夹着海腥味又湿湿的海风轻拂过我们的脸颊,诗柔欢欣雀跃叫道:“海心,我看到大海了,我真的看到大海了啊!”欢笑间拉着我的手疾奔跑下海滩。
  
  忽地,我的手机急急响了,是寒冰打来的,我马上摁了忙音。
  
  诗柔疑惑着问:“海心,是谁打来的,怎么不接电话?”我笑着不答。
  
  接着手机又响了,是父亲,我心忽地一震,我看了一眼诗柔,迟疑一下,还是接听了。
  
  父亲在电话头如吃了火药般哝嚷道:“海心,刚才有人说在外面看见你和一个陌生女子搂搂抱抱的,是真的吗?你怎么这样子?你都快要结婚的人了,这事情传出去不但毁你的名誉,我们的脸还往那搁?你在哪里?马上给我回来……”
  
  我的心一下从云端跌入了万丈深渊,握着手机的手也湿漉漉的,喉咙间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,半天说不出话来……